Menu Close

【力世纪集团】宋建文 & 范自强:万丈雄心 鸿鹄之志

力世纪集团首席执行官宋建文Richard Sung以及旗下Apollo电动汽车(中国) 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范自强Frank Fan,难得共聚一堂,畅谈全球汽车工业,阐述宏图大志。21世纪的理想企业,应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形态?贤者在位,听君一席话,我已能找到明确答案。

在深入了解力世纪集团以及其管理在位者之前,先精简介绍集团背景。

力世纪(Apollo Future Mobility Group)是香港上市公司(股份代号:860),幕后大股东包括澳门何厚铧家族、香港首富李嘉诚与其基金会董事周凯旋,以及国有投资平台上海联和,因此备受瞩目。

集团此后转型参与汽车技术供应以及制造,近年也参与新能源车的设计、工程及研发,全力发展外包工程服务(ESO——Engineering Services Outsourcing),并大量收购世界顶尖技术公司,致力于整合全球技术,打造未来出行的一站式服务平台。

集团首席执行官宋建文出生香港,14岁随家人移居洛杉矶,毕业于南加州大学,原本从事金融业以及国际资本市场工作,2019年2月成为集团首席执行官,今年也不过刚迈入“知天命”之龄。

领导者掌握大局的从容自若,言谈间又透出几分豪迈霸气,纵使是透过Zoom电脑屏幕亦能感受。甫登场“哈啰”之后即笑说可直呼其英文名“Richard”,我也老实不客气,毕竟见他作风美式,我也唤不出访问中国企业家时一贯类似“宋总”的公式化称呼。

力世纪集团(Apollo Future Mobility Group)首席执行官宋建文 Richard Sung

从大格局谈起,先与Richard聊一聊力世纪集团的全球战略以及远景。

“我们的业务有3个板块:一个是帮国际大品牌做新车款研发,不只是传统燃油引擎还包括电动车,像是奥迪的电动车系列部分就是我们帮他们一起合作研发的,大众、宝马、奥迪、通用也都是我们的客户。第二个业务是开发技术,然后从技术变成零部件去供应给这些品牌。第三就是超跑跟电动车的生产。”

Richard说如今全球倾向外包工程服务,2019年,ESO生意在全球产值约660亿美元,但预估计在5年之后会增长到4,700亿美元,力世纪正力拼分一杯羹。

“我们希望在ESO领域上变成其中一个比较大型的国际上的品牌。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做大,再把Apollo这个国际认可的超跑品牌也变成所有喜欢超跑爱好者的梦想品牌。电动车项目,也希望先透过在中国开始销售,慢慢引进不同的客路,希望可以让Apollo电动车的新产品打进中国。”

那么,Apollo电动汽车(中国)的业务是否着重在电动车?

“Apollo中国业务也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帮国内的汽车品牌做研发,那部分刚开始,蔚来、拜腾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最近正在计划跟上海市政府一起合资推出豪华电动汽车品牌,我们希望在2023年可以在中国开始生产电动车。”

Apollo电动汽车(中国)首席执行官范自强Frank Fan

此次专访的其中一个目的,在于了解新加入集团担任Apollo电动汽车(中国)首席执行官的范自强Frank Fan。

45岁的Frank,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国际企业管理学士学位,深耕中国汽车业超过20年,先后服务于福特、林肯、大众等知名汽车品牌,在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网络发展、客户体验等领域皆有丰富经验。

中国市场群雄争霸,欲争一席之地,他是当然的领军人选。

而他在汽车行业的这2 0年,恰是中国汽车业的由零开始。

“我入行的时候,中国汽车行业是一片空白的。当时全部依赖海外的技术和资金的引进,包括大众、通用那时都是通过合资的方式进入中国。我一直开玩笑说我和我父母、孩子三代人经历了3个不同的汽车发展时代。我父母那一代人从出生到现在,可能都不会开车也不会想去买一台车。我这一代出生的时候,中国家庭拥有私家车并不普遍。但通过改革开放,我们开始拥有自己的财富,然后有了条件去买车,甚至拥有超过不只一台车。而我孩子是第一代一出生家里就有车的。

过去的20年,中国汽车行业经历了辉煌的发展,比很多国家过去100年的发展都要快。也因为如此,它的规模和技术都有了,却没有形成文化。文化是靠时间来沉淀的。因为法规包括道路、停车、报废、改装的限制,中国的汽车文化并没有很好地被发展起来。”Frank对中国汽车行业的现实,有着极为透彻的了解。

Richard放眼世界运筹帷幄,Frank踌躇满志征战国内,汽车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和研发方向,两人自有独到见解。

“我们可以看得到在国际市场上,可能5到10年后就会变成两极化。在很多国际城市,年轻人会喜欢用一个共享的形式,这个世代不会像现在那么注重有自己的车。另一方面,比较有钱或者年长的,依然会想要有自己的车。电动车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对于未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Richard说。

因时变革不可违

人人皆知汽车业正面临大变革,汽车驱动力从燃油转变为电力,电动车成为未来产业主流,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但究竟电动车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达到普及化?业界所面对的障碍又是什么?

“汽车发烧友喜欢传统车的引擎声所带来的那种震撼,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去让他们接受。我觉得特斯拉绝对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它帮助了全世界更快去接受电动车。以后你会看到国际大品牌慢慢推出越来越多电动车,因为很多国家已经规定2035年之后不能有汽油车的生产,逼着全世界都要向电动车去发展,所以也会越来越普及。

以电动车来说,其中一个重点是大家很怕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例如充电的地方。电动车不像汽油车去到哪里都有加油站,这绝对是其中一个最大的分别。充电时间上的缩短,非常关键。从以前特斯拉的几个小时然后快充到40分钟,到保时捷最近的Taycan只要20分钟,我们最新研发也希望可以推到只需6分钟……”Richard说时,带着满满自豪。

去年在上海进博会上,首次参加的力世纪便技惊四座,展示了目标在6分钟完成充电的800伏特碳化硅双逆变器,让人惊叹不已。

“这是一个没办法的绝对的方向。(续航)距离越来越远,电池需要越来越大,就变成越来越重。喜欢汽车的人都不喜欢开重的车,因为会直接影响操控。越重的时候,需要的电力越多,浪费的能源也越多,并不环保。所以我们希望可以让电动车轻量化,增加它的效率,再把充电的时间缩短。这绝对是未来的一个很大的方向。”

在汽车市场,技术是决胜负的关键。

“我们的团队都是从德国跟日本来的,有了两个来自全球先进汽车市场的团队,我很有信心我们推出的产品绝对在国际上有很大的竞争力。”

与跨国团队合作,或许会因为文化差异而在沟通上有些难度吧?尤其德国人和日本人对信念的坚持举世皆知。

“绝对是。我过去两年跟他们合作之后发现,他们的经营理念很相似,都很完美主义者,其实是好事。他们对技术和品质的追求,是非常夸张的。有一次我跟德国团队讨论某一个高级品牌车里的中控台,他们用了20几种的材料去做那个knob,我们坐了4个小时就是为了听knob的感觉跟声音,就一直在听……我当时觉得:‘哇!德国人对品质的要求果然超乎一般!哈哈,crazy, man!’但我很敬重他们。力世纪非常幸运,可以有这些人帮我们。

日本人也是有追求的,虽然大家追求的东西不同。日本人追求的是在技术上,所以刚才讲的逆变器是由日本主导,德国是对整台车每一部分的质量的追求。两边加起来创造了一个很大的synergy,所以我们推出的产品和服务,绝对是国际级的。”

特斯拉是否是力世纪主要的竞争对手?

“绝对不是。特斯拉是走大众化平民路线的,所以价格大概是4、50万人民币,我们的传统引擎超跑和电动车都是走比较高端的。传统引擎超跑,卖200、300万美元。电动车方面,我们希望走的路线也是豪车路线,大概200万人民币左右,那和特斯拉的方向很不同。”

当危机化作生机

一场全球新冠疫情,让世界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整个汽车工业,当然也产生重大影响。

“疫情对于汽车工业尤其是欧洲的影响,是蛮大的。很多零部件生产商完全停顿,直接影响到生产。在销售方面,也绝对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其中一项业务是帮大品牌做新车款研发,去年几乎停顿,要不然就延迟。不过现在很多去年的企划突然回来了,反而让我们措手不及……我看得到在经济上的回弹,是蛮强势的。

还有另外一点是,我刚刚谈到的ESO……新冠疫情把整个行业打得很惨,有很多小规模的工程服务公司已经在倒闭的边缘,变成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汽车厂商主动来找我们合作。这就是现在的情况。对于整个汽车行业,有坏的影响,但我们在某程度上却直接得益。”

疫情之后,Frank见证到的是中国汽车消费市场的快速恢复。

“在今年的1到5月,中国的汽车市场增速已经超越2019年前5个月的水平。国内在疫情之后,两极化的消费情况是很明确的。一些相对弱势的品牌,快速地被淘汰出局,行业经历一个优化的过程。也因为中国复工比较快,比较强势的品牌反而得到更多的机会,可以参与到包括世界和中国的产业链的输出上。”

在业界资历深厚的Frank如今所面对的挑战,大抵是如何将自身经验运用在Apollo电动车(中国)的业务上。

“过去积累的经验,是能够非常有效地运用到未来我们整个业务模式的开展。但科技的进步太快了,以前那些经验放到新的技术面前可能是一文不值的。

所以我们始终要保持相对开放的心态,去面对这样一个世界的革命。必须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客户为中心,来差异化自己的产品和客户体验。

过去20年,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虽然有‘量’的快速发展,但是在‘质’上还是有很大的发展和优化空间。举个例子,在中国买一辆几十万人民币的豪华车,客户所能得到服务体验,跟他去高端的酒店住一个晚上,或者到餐厅花几千块钱吃一顿饭,服务体验是不在一个水平上的。消费者在其他行业得到高水平服务体验之后,回头来看汽车行业,一定会觉得服务水平是相对弱的。这些是未来Apollo电动汽车(中国)要打进市场时,可以去挖掘的点。”

国内对豪华车的需求情况,Frank亦充分掌握。

“刚才说到今年中国汽车的增速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当中主要的推动力量就是豪华车。豪华车市场在今年的1到5月份,对比2019年增长不到4%,但对比去年疫情前增长近50%。豪华车对整个行业的占比来说已经接近达到20%了。我相信接下来整个中国汽车行业从规模和销量还会持续增长,但增速一定不会像以前那么快,更多的是结构性增长。而这个结构性增长背后主要是两个趋势,一个是电气化、一个是越来越豪华。电动豪华车,一定是未来这个行业的主要发展趋势和增量。”

电动车在中国的普及,也指日可待。

“中国到了2030年要碳达峰、2060年要碳中和。欧洲的整个规划,比中国还要激进。所以你会看到越来越多汽车厂商越来越快推出更好的电动车产品。产品的快速推出,也能让消费者更好地接受未来的技术变革。欧洲电动车的渗透力是快速上升的,挪威现在有超过50%的电动车渗透力。上海在一系列政策推动下,今年的前4个月渗透力达到近40%。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速度。行业里有一个预测,在2030年左右,欧洲能够达到60%、中国能够达到30%。但以目前这样的速度来看,我们判断消费者对电动车和电气化的接受程度,一定会远远超过预期。”

 

深信凡事皆有可能

我认为一家企业的未来发展,取决于领导者的经营理念以及管理风格。要三军用命,“将帅”如Richard必须深谙用人之道。

“我们很重视市场趋势、方向,我们追求的是nothing is impossible。所以整个团队都在不断地求变求新。对我来说,团队很重要,我会经常听不同的意见、诉求,对我来说一定要听不同层面的意见,才可以找到新的方向。我们管理的理念是非常linear(直线性)的一个方式。没有‘高层’,我从来不会有什么架子,就算是最底层的我也很熟,和大家打成一片。我们的‘家庭风’很重,还有‘团队风’,这是我比较重视的。”

Frank坦言,这是吸引他投身集团的重要原因。

“从老板到团队的同事,都非常积极做事,没有那些‘官僚’的东西……就是非常灵活的一个team,团队不大,但效率非常高,大家都能够畅所欲言,为了公司的发展提出好的意见和建议。这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氛围,是公司需要去营造的。

我也希望在之前的企业当中由于各种原因没办法把能力施展出来的人才,加入到我们团队里来,展现自己的抱负。最终你做任何事情,首先是要有人。有好的人才来帮你做,这是最重要的。”

集团的管理风格似乎和大家以为的一般中国甚至亚洲企业的领导方式,大相径庭。Richard说起了一段在日本发生的故事。

“日本人还是习惯他们日本的工作文化,我接手之后经常会过去,希望让他们理解我们已经不再是一家日本公司。有一次我跟团队去吃烤肉,我帮他们烤东西吃,他们都说:‘不行!不行!老板是不可以帮我们烤肉的!’我跟他们说:‘我们是国际公司,it doesn’t matter,他们慢慢慢慢地发现原来可以完全没有阶级之分,他们觉得比较轻松。我跟他们讲,‘我希望可以做到的是:大家可以很开心去工作,这样创意才可以增加。’

在日本,他们也喜欢等老板先离开办公室。好奇怪!我跟他们说:‘你们没事就可以走啊!做完就走,不要等我。’其实,这也是我希望可以带动全球的企业文化。”

强调上下阶级之分,Frank说国内和日本的企业观念其实颇相似。

“国内的等级制度还是比较严格的。如果你在会议里头是级别最高的人,一般来说在讨论的时候,除了你发言以外,不会有人讲话。不管是在福特还是林肯的时候,我都是带头打破这个格局的。一定要让每个人把他想表达的观点讲出来,一方面让他觉得有参与感,不只是老板讲什么照做就行了。而且我也可以从员工的意见当中听到不一样的声音,帮我修正自己的看法和判断。这是我努力要形成的一个文化。”

以打造世人梦想之车作为目标,我也好奇想知道两位掌舵人,各自梦想中的车款。

“我很简单,梦想车就是我们Apollo的产品。我在香港也在开Apollo的第一代,IE就是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会在今年年底推出。”Richard所说的IE是全球首款全碳纤维超跑Apollo Intensa Emozione,炫酷至极,完全符合想象中钢铁侠开的车。

第四代也将限量生产?会有100台吗?

“我们希望不止。未来在2035年之后就没有传统引擎的开发跟生产了嘛,所以现在很多传统引擎跑车都变成收藏品。第四代还没有推出,我们已经收到最起码5、6通电话,客户都说:‘我不管第四代长得怎么样,我都要买一台。’第三代限量版的价格是300万美元,现在外面已经炒到600万了。所以第四代我们希望可能不止100台,可能150、200,希望可以满足所有客户需求。”

我非常好奇,购入Apollo IE的是何方神圣。

“全世界都有。在美国有些超级大户,好像墨西哥有一位富豪卡洛斯·佩拉尔塔(Carlos Peralta)就是我们的粉丝,他从第一代就有了,第三代也有,第四代他已经打来说要一台。还有中东一些王子贵族,亚洲有几位有钱人都是我们的客户,都是一些超级富豪,要不然就是超级汽车收藏家。”

我认定看来沉稳的Frank,心之所系的梦想车未必是超跑。

他笑着自嘲:“我的内心还是比较狂野的,哈!在这个行业时间长了,反而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自己的梦想车,因为车子都是公司给我配置的。前两天我跟儿子在聊天时讨论,是不是该想办法买一台自己喜欢的车……电动时代的梦想车到底是怎样的,会是由未来去定义,我现在还真的是不好说。但随着车越来越智能化、个性化,将以个人诉求为导向,我认为会反映在车型的设计、功能那些配置上。”

我半开玩笑询问集团给Frank配了什么车……

“我希望到时候可以给我一台我们自己Apollo的电动超跑!”Frank笑答。

“绝对会!两年后一人一台!”噢!老板许下承诺。

Nothing is impossible!人,因梦想而伟大。

 

 

文:杨丽玲

摄影:Apollo Future Mobility Group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