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潮流艺术大爆发 人人都是收藏家

艺术也可以是一项金融投资。 是艺术?是潮流? 当Z世代消费时代来临, 潮流艺术即金钱战争。

艺术市场的改朝换代

安迪·沃荷(Andy Warhol)曾有名言:“赚钱是艺术,工作是艺术,成功的商业是最好的艺术。”

艺术本无价。但讽刺的是,人类判定艺术价值的方式,往往是为作品附上标价。

艺术与金钱的结合,源于艺术作品除了人文价值之外的资产价值,艺术不仅可以欣赏并持有,也可交易,甚至代代流传。货币或会贬值,基金和股票波动大,艺术品市场价相对稳健,基本上能保值,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价值大多会翻倍。

也因此,艺术作品成了优质的投资选项。

而随着时代发展变化,Z世代成为艺术收藏领域的生力军,以街头艺术、版画、玩具、动漫为主的潮流艺术,正对传统艺术市场产生巨大冲击,让市场逐步走向改朝换代。苏富比去年举行的一场班克斯线上拍卖会,竞拍者当中竟有47%是新用户,而40岁以下的年轻买家占了30%。

潮流艺术不再是上不了台面或仅是玩家追捧之物,反被视为吸引新藏家的突破口,杰夫·昆斯(Jeff Koons)、班克斯(Banksy)、卡伍斯(KAWS)、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草间弥生、奈良美智、村上隆等人的作品屡屡在拍卖市场创纪录,人们的视线从传统艺术派别转移到极具话题性、流行性甚至商业化的潮流艺术。

既是“潮流”,便无清晰定义。

潮流艺术品相对更重视个性表达且直接易懂,对1995年至2008年间出生的Z世代,也是真正在多元融合的互联网世界成长的那一代,

有着更强的吸引力,也能引起中年投资客的高度兴趣。尤其社交媒体急速发展,许多潮流艺术家都成网络明星,轻而易举赢得市场认知度,其中追随者最多的是街头涂鸦艺术之王班克斯,他单是在Instagram就有高达1,800万追随者。

游戏规则与走向正在改变,艺术机构、拍卖行、画廊等开始在业务上做出调整,连潮牌SUPREME也登大雅之堂走入拍卖会,富艺斯就曾将SUPREME藏品和当代艺术品一同拍卖;昊美术馆旗下的HOWstore品藏拍卖去年推出“十潮”专题,除了草间弥生、杰夫·昆斯、丹尼尔·阿尔轩、卡伍斯等,连手冢治虫的阿童木以及积木熊[email protected]也设专场拍卖。

潮流艺术品更容易成为新藏家的入门收藏,入手难度较低,价值却可能有数十倍增长的涨幅,极具市场潜力。不过年轻藏家不计代价追求当下的热度,也可能造成作品在热度消失之后价格回落,这也是艺术圈近年来针对潮流艺术的投资价值从未停止的争论。

 

不容忽视的上升力量

Artprice统计2000年至2020年在拍卖场上以成交量排序最畅销的10大艺术家,其中8位可归类为潮流艺术家,分别是村上隆、凯斯·哈林(Keith Haring)、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谢帕德·费瑞(Shepard Fairey)、班克斯、奈良美智、卡伍斯和杰夫·昆斯,他们的作品拍卖价,屡屡创出传统艺术作品望尘莫及的市场高度。

班克斯的《Girl with Balloon》被撕成碎纸条仍价值连城。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街头涂鸦大师班克斯的作品一直是艺术收藏家的宠儿,成交量在10年内翻了12倍。尽管身份至今仍然保持神秘的他,对商业市场甚至所谓的传统艺术殿堂皆嗤之以鼻,但愈是不屑愈赢得更多好奇的支持者。2018年10月苏富比拍卖会上,当他的《Girl with Balloon》以140万美元(约908万人民币)拍板成交之后,画框暗藏的自动碎纸装置让作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撕成碎纸条,买家却仍愿意支付原价买下作品,拍卖行兴奋高喊“我们被Banksy了”,恍如二度创作的趣味反造成了轰动。去年10月他的《Show Me the Monet》以750万英镑(约6,780万人民币)成交,前年的《Devolved Parliament》也以990万英镑(约8,950万人民币)售出。

近年来在艺术市场,被追捧的岂止班克西一人。

奈良美智 —《背后藏刀》

卡伍斯以动漫《辛普森家庭》为灵感创作的版画《The KAWS Album》拍卖价高达1.16亿港币(约9,700万人民币),奈良美智的《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币(约1.64亿人民币)成交创下艺术家个人新纪录,同时打破日本艺术品的拍卖纪录。事实上,从1995年开始,奈良美智的作品不断出现在纽约、伦敦、香港、巴黎等重要的艺术品交易中心,价格甚至可飙升50多倍,非常具有投资潜力。日本3大当代人气最高的艺术家奈良美智、草间弥生和村上隆,作品在拍卖市场都以破亿元成交,展现惊人的市场竞争力。

杰夫•昆斯与他创纪录的天价作品《Rabbit》。

论市场价值,不能不提被称为“在世最贵艺术家”的后波普艺术之王杰夫·昆斯。虽然,这个称号或是赞誉却也带几分嘲讽。曾当过5年的金融商品经纪人,大抵没有艺术家比他更了解市场运作。尽管有不少业界人士批评他的作品廉价媚俗,粉丝的诠释重点却是他反讽流行的核心精神。无论如何,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总能取得极高拍卖价,最让世人震惊的是他1986年的《Rabbit》镜像雕塑在2019年5月纽约佳士得的拍卖,创下9,110万美元(约5亿9,700万人民币)的天价。

产品,就算是艺术作品,价值亦取决于供需关系。有需求,自然价值高。

 

潮玩经济奇迹

拍卖行调整策略吸引大投资商,消费市场也出现潮流玩具狂热迎合平民百姓。

分析家预估,全球潮玩市场规模到了2024年可达448亿美元(约2,900亿人民币),而中国国内市场每年也大幅成长。事实上,每每到日本旅游,都会看到村上隆专门店或草间弥生美术馆,挤满了中国顾客,一掷千金购入看似玩具的商品。

国际知名艺术家价值数以亿计的作品虽然无缘拥有,但衍生出来限量甚至大量生产的相关潮流小玩意儿,消费族群抢购不手软。

潮流玩具,消费族群大多是成年人。21世纪强调个人主义,年轻族群向上意愿不高,对偏感性以及精神层面的文化属性商品情有独钟。

独角兽泡泡玛特(POP MART)在中国的崛起,大抵是在大势所趋之下,成功把握商机。号称中国最大且发展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向着迪士尼帝国的目标迈进,但2010年在北京成立之初仅仅是家潮流杂货店。

2016年与香港潮玩艺术家Kenny Wong王信明签约,之后靠着王的标志性大眼公仔Molly娃娃,业务开始突飞猛进,借助多元IP品牌和销售模式如“盲盒”等,如今已是187家零售店和1,351家机器人店的上市企业。截至去年6月,公司会员人数达360万。去年中国双十一总销量超过1.42亿,在天猫玩具排名第一。12月11日还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2021年3月26日公布2020年财报,营收25.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9.3%,调整后净利5.9亿人民币,全年共售出5,000万件潮流玩具。目前公司营运85个IP,大部分来自350名合作的艺术家,一小部分来自第三方提供以及91人组成的内部创意设计与工业开发部。团队依据市场趋势研发潮流玩具,热门IP每年推出6到8个系列,一般IP则推出2到4个系列,以维持热度。

泡泡玛特近年也开始走出中国,建立覆盖包括北美、澳洲、欧洲等21个国家和地区的经销网络,去年9月在韩国开设第一家直营店,今年初也在新加坡开店,并计划向东南亚各地扩张。

以泡泡玛特为首的潮玩股在市场前景被看好,不但旧竞争对手加大布局,新玩家也顺势崛起,中国的潮玩市场如今已迈入群雄争霸时代。

 

文字:杨丽玲 

图:GETTY IMAG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