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租衣时代开启、环保原料开发——时尚产业有哪些绿色商机?

疫情时代,环保意识觉醒。企业顺应时代需求变革,你我也在生活当中贯彻执行,各方因应各类解决方案,一起发挥作用。

绿色是引领潮流

环境破坏,时尚产业是罪魁祸首之一。

每年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的10%,工业废水也占全球20%,所消耗的能源比航空业加上船务业还要多。而且为了制造人造丝、黏胶纤维和其他织物,每年有7,000万吨树木因此被砍伐。除此之外,每年也消耗930亿立方米的水。据说用来制作牛仔裤的一公斤的棉花必须消耗7,500到10,000公升的水,等同一个人10年喝的水。按照传统棉花的生产过程,棉花种植业每年总体排放了2.2亿吨的温室气体,并消耗全球25%的杀虫剂。

有研究显示,如能将衣服的使用寿命延长9个月,就能减少20%到30%的碳排、用水和废弃物足迹,并降低供货、清洗和处理废弃衣服的20%成本。

最环保的方式,其实最简单不过——减少消费。

只是要人类战胜无穷无尽的欲望,恐怕难如登天。

潮流仍要追逐,地球还须保护,所以无论大品牌还是快时尚都大肆张扬,把“永续”当卖点。

业界人士认为未来50年,环保时尚将成为主流。有商业研究公司估计到了2030年,环保时尚的市场价值将增加到150亿美元。

 

升级再造新生命

Bolt Threads研制的Mylo皮革

越来越多时尚商品上标榜“可生物降解”,意即其生物降解速度相对较快。

来自植物和动物的天然纤维大多可生物降解,因此被视为比合成纤维更具永续性。例如人造丝和亚麻埋在土壤中可在几周内降解,羊毛则在6个月后完全生物降解。除了传统的原料,越来越多企业致力于循环再造,将废弃物提升成为重要资源。

意大利新创企业Orange Fiber每年废物利用70万吨的西西里橘皮,提取纤维素加工成可持续的原材料。100%柑橘丝织物,质地柔软轻盈,可以被生物降解。

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曾推出柑橘织物系列,H&M也将之混合有机丝绸用来设计服饰。

菲拉格慕(Ferragamo)的柑橘织物系列。

已有不少欧洲品牌将苹果皮开发成皮革,广泛用于服装、配饰甚至家具。而雨果博斯(Hugo Boss)、杜鲁萨迪(Trussardi)、坎波尔(Camper)等上千个品牌都开始使用凤梨叶纤维制成的人造皮革Piñatex。可惜尽管废物利用算是天然环保,但Piñatex因为含有生物塑料,目前仍不可生物降解。

雨果博斯(Hugo Boss)的人造皮革Piñatex鞋款。

美国生物技术公司Bolt Threads运用酵母、糖、水,经过发酵产生蛋白质从而形成液态丝纤维,研制出坚韧且具弹性的人工蜘蛛丝——微丝(Microsilk)。拒绝使用动物皮革、皮草或羽毛的英国设计师丝黛拉·麦卡妮(Stella McCartney)推出过微丝单品,还和阿迪达斯(Adidas)打造微丝联名系列;而美国旅行用品Best Made Co.也开发过微丝单品。德国AMSilk和日本Spiber公司同样掌握100%可生物降解人造蜘蛛丝的技术,分别和阿迪达斯、北面(The North Face)合作推出运动鞋和外套。

日本Spiber和北面(The North Face)合作推出的外套。

Bolt Threads也和Stella McCartney推出全球首款采用源自蘑菇菌丝体的Mylo皮革服饰。菌丝体是野蘑菇的根部组织结构,两周内即可长成。据说手感和观感和真皮相似,但所需的水以及所排放的温室气体比生产动物皮革更少。阿迪达斯、露露乐蒙(lululemon)、开云集团(Kering)也都曾用Mylo皮革制作商品。

Mylo皮革源自菌丝体。
丝黛拉·麦卡妮(Stella McCartney)的Mylo皮革服饰。

奢侈名牌爱马仕(Hermès),推出过菌丝打造手袋,材料来自美国加州的MycoWorks。该公司还开发了用灵芝培育的菌丝面料,据称强度和耐用性可媲美牛皮。

爱马仕(Hermès)与美国生物科技公司MycoWorks合作开发源自蘑菇菌丝的皮革替代品,打造Victoria手袋。

海藻,原来也可作为纺织品材料,不少公司成功研发来自海藻的有机纤维,并推出时尚服饰。池塘和湖泊中的水藻也能转化成泡沫材料,给奥尔多(Aldo)、李维斯(Levi’s)、彪马(Puma)等品牌提供更符合环保需要的选择。

不仅是服饰,甚至有荷兰公司Hooks Creative推出马铃薯淀粉、玉米、甜菜根和其他植物原料制成的衣架BioHanger。生产商表示全年有数十亿支衣架被送进垃圾填埋场,可完全生物降解的衣架能让时尚业向环保迈进一步。

 

不浪费实是最时尚

拉夫劳伦(Ralph Lauren)的共享租赁服务“The Lauren Look”。

太长一段时间被迫宅在家的人们,轻便舒适成了穿着首要考虑。大家更清楚地意识到多度消费是资源耗损,尤其年轻世代的观念已经改变,所以服饰租赁服务与二手市场成了满足购买欲却更为环保的选项。

调查公司GlobalData预估,租衣服务到了2029年,产值有望达到23亿英镑。

但有业界人士认为,循环时尚对地球所造成的伤害更大,因为服装在持续的包装运输甚至过度干洗等过程中可能对环境产生隐形的损害。

要真正达到目标不该仅流于表面,而是必须在商业运作模式上做出变革,将服饰租赁整合入系统里,确保从生产阶段到淘汰回收,过程是永续的,例如使用电动车运送、使用环保洗剂等。

时尚租赁平台 Rent the Runway

租借不购买,或者选择二手衣,是大趋势。否则好莱坞明星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怎会入主时装租赁公司“Rent the Runway”成为董事?就连美国时尚名牌拉夫劳伦(Ralph Lauren)也推出共享租赁服务“The Lauren Look”。中国也出现提供类似服务的“ 女神派”、“ 美丽租”、“The Black Tux”平台,把高消费族群定为目标。

大抵待人人都抛开物欲彻底实行断舍离,这个地球才能永续存在。

 

 

文:杨丽玲

原文刊载于《CEO杂志》国际中文版2021年第三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