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2022下半年大宗商品展望:暗涌中显曙光

2022年上半年,几大国际事件犹如一连串惊叹号,冲击全球经济。
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升级,引爆一场“全球抵俄”大行动。
行情看涨的大宗商品市场因“妖镍”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中国新冠疫情再次拉响警报、美联储宣布加息......
《CEO杂志》邀请两位行业专员聚焦大宗商品前景,为下半年全球市场进行分析与展望。

镍逼空+加息,疯狂炒作告一段落

2022年上半年的全球投资市场,最吸睛的大宗商品莫过于镍,而引爆这起“妖镍”事件的导火线就是地缘政治因素。

3月初以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事,牵动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其中以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简称LME)镍金属期货价格巨幅拉涨为代表。3月7日,LME镍期货上演了“史诗级逼空行情”,两日暴涨超过250%,镍价一度攀升至创历史纪录的101,365美元/吨,极端的市场波动,令人目瞪口呆。

面对市场资金的疯狂和下游市场成本严重承压,LME不得不宣布在3月8日暂停镍交易,同时认定当日镍交易全部作废。

除了空方青山控股集团以外,包括华尔街知名投行摩根大通在内的中外多家银行和经纪商也被卷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宗商品逼空危机。

上海有色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数据部总监刘小磊表示:“大宗商品贸易格局变化,在制裁过渡期到新贸易格局达到平衡期间,贸易成本上升会变相转移至消费端,而消费端的大宗商品平衡也在这个时间段内被打破,并形成畸形的供需市场结构和价格水平。这也是我们看到的上半年LME镍价格走出超乎理性范畴的趋势的大背景。”

上海有色网提供镍、铝、铜等有色金属报价,而有色金属在2022年第一季表现火爆,铜、铝、铅、锌等有色金属价格全面直线上涨。2022年下半年,有色金属会否延续这一股强劲走势?

刘小磊表示:“对于下半年最受关注的金属,我认为相对而言,镍、铝、锌以及能源属性较强品种仍然是下半年的关注重点。此外,这也包括新能源革命中包含的锂、钴、硅等原材料。上述金属容易受到两大核心因素(俄罗斯制裁和中国新冠疫情)的延伸影响。”

5月5日,美联储宣布加息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0.75%至1%之间。这也是自2000年以来加息幅度首次达到50个基点。与此同时,美联储也将启动缩表计划。从6月开始,每月从9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中减少475亿美元资产负债,三个月后,每月将减少950亿美元,以配合加息举措,遏制飙升的通胀。

6月16日凌晨,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1.50%~1.75%区间,为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首次一次性加息75个基点。这次的加息是近30年来幅度最大的一次,也是今年3月份以来的第三次加息,预计通胀将会更进一步,令经济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分析师表示,美联储加息符合市场预期,但对大宗商品市场而言,这将意味着,大宗商品的疯狂炒作会告一段落,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回归品种的基本面。

Astris Advisory Japan KK 投资分析公司大宗商品策略师伊恩(Ian Roper)分析,“自去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简称ETF)的强劲流入,因为人们希望投资于大宗商品以对冲通胀上升。如果全球对经济衰退和升息的担忧加剧,就像上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所看到的那样,那么我们可能会开始看到投资者撤出大宗商品和ETF,这将增加价格下行的风险。”

 

欧美制裁俄罗斯,重塑贸易格局

回顾2022年上半年,俄罗斯和乌克兰战火点燃,世界各国谴责之际,纷纷宣布制裁俄罗斯。首当其冲的包括坐拥俄罗斯银行总资产三分之一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它和其他六家俄罗斯大银行被排除在国际支付系统SWIFT之外。

到目前为止,欧盟已经提出六轮的制裁方案,其中包括此前争议巨大的石油禁运。另一方面,各国宣布的投资禁令也导致许多跨国公司撤出俄罗斯市场。这包括奢侈品牌爱马仕、LVMH集团、历峰集团(Richemont)、香奈儿,以及大众品牌苹果电脑、可口可乐、麦当劳、星巴克、耐克。

另一方面,欧盟4月8日正式通过对俄罗斯实施的第五轮制裁,包括禁止进口煤炭、木材、化学品和其他产品。其中煤炭进口禁令从今年8月第二周起全面生效。同一天,美国宣布对俄实施能源禁运,日本政府也表示将分阶段减少自俄罗斯进口煤炭。这一波“撤俄”行动,对俄罗斯经济的负影响非同小可。

刘小磊表示:“欧美等国对俄罗斯的制裁会重塑原有全球大宗商品贸易格局,包括石油、天然气、铝、镍等大宗商品,这种重塑体现在贸易流程延长、贸易成本增加、贸易模式出现转换。”

“在贸易流程方面,具体体现在物流成本和时间上,原有的贸易流向会通过第三国来间接转向消费国,既有的运输距离会增加,运输成本也会相应抬升,同时原有贸易流程的时间会较原有过程延长。贸易成本增加方面,一方面体现在运费角度,另一方面体现在间接贸易融资成本上,如支付税、融资税等金融成本提高。对于贸易模式转换,具体表现在来料加工、转口贸易加工等模式提升。”

俄罗斯煤炭出口量占全球15%左右,是煤炭第三大供应国。欧盟最终选择从煤炭“下手”。美联社认为,这是因为与天然气和石油相比,煤炭是欧盟最容易切断的俄欧能源贸易,但这肯定会加剧通胀。

全球煤炭战点燃,意味着欧盟必须将其他地方的煤炭运到港口。擅长于分析煤炭、钢材等黑色金属商品走势的伊恩预计,煤炭价格走势或持续出现大幅波动。“高CV(热值)煤炭市场非常紧张,买家正在疯狂寻找俄罗斯之外的供应来源。”

 

中国疫情拉警报,供应链复苏缓慢

新冠疫情已经肆虐全球两年半,正当世界大部分地区选择与病毒共存,放宽限制措施之际,中国依然严把防疫关口,坚持“清零”政策。

2022年伊始,西安因疫情而封城两周;2月农历新年,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入侵”香港行政特区,第五波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从3月到4月,疫情席卷作为全国金融中心的上海和科技与制造业聚集的深圳,两大经济命脉无可避免地进入封城、封控的状态。迈入5月,北京疫情持续升温,中国的新冠抗疫政策面临重大考验。

刘小磊指出,对于全球大宗商品而言,今年这一波的疫情影响是相对中期的。“2022年第一季度,以上海首当其冲的疫情再度袭扰中国市场,这个过程比2020年第一次(武汉)疫情冲击的时间要更长,影响也更大。”

刘小磊解释,对比武汉,上海属于贸易中心和高科技制造中心,复产和复工的所需时间可能比武汉还要久。“这个过程中牵扯的对于大宗商品而言,一方面是持续的物流效率降低,另一方面,终端消费的抑制作用大于对上游金属原料冶炼的供给生产。”

他补充说:“终端消费方面,主要体现在以汽车为代表的相关产业方面,包括汽车芯片、电子电控设备等零部件供给不足,会间接抑制汽车生产,而由此延伸的对于铝、铜、镍、钴、锂等金属均有相应的负消费影响。而这个过程恰逢海外防疫管控放开,海外制造业自给能力提升,而中国原有制造业补充部分的行情‘红利’加速减少,一定程度上抑制大宗商品需求。”刘小磊认为,中国从疫情影响中复苏后的需求也需要关注。“这个复苏大概率会延续2021年第4季度内需减弱的格局。”

伊恩认为:“中国的这一波疫情造成了多个行业的需求中断,主要是由于原材料和成品运输的物流复杂。正如过去两年在西方市场所看到的,因疫情造成的供应链影响可能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将提供更多的支持性经济政策,来抵消任何经济疲软程度的加剧,但考虑到当前的供应链问题和通胀威胁,这些政策的可执行性仍存在疑问。”

 

跨国合作利多于弊,带动新能源行业

去年12月17日,中国证监会拟对《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的监管规定》进行修订。境内方面,将深交所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纳入,境外方面,拓展到瑞士、德国。允许境外发行人融资,并采用市场化询价机制定价。

证监会指出,自这项监管规定发布以来,已有华泰证券等4家上交所上市公司完成全球存托凭证发行并在伦交所上市,募集资金共计58.4亿美元,对拓宽双向融资渠道、服务实体经济稳定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沪伦通业务开展过程中,市场机构和潜在发行人提出了新的需求,需要对监管规定加以修改完善。

另一方面,新加坡交易所和英国政府的旗舰计划MOBILIST合作,一同发展可持续金融。据了解,MOBILIST向新兴和先驱市场那些符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证券发行人,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MOBILIST项目以识别和支持寻求在新交所公开上市的创新、可扩展性和具有商业价值的投资产品。

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也是全球瞩目的重点计划。大湾区未来将发展成为“一带一路”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为沿线国家未来的经济发展、科技进步,提供了新资金、新思路和新方向。

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广东省东莞市近期交出了2021年“经济答卷”,GDP达10,855.35亿元人民币,突破万亿里程碑。随着这一数字的出炉,粤港澳大湾区已共有深圳、广州、香港、佛山、东莞这5座万亿GDP城市。

竞争力强大的粤港澳大湾区产业体系完备,拥有651家A股上市公司、108家中国500强民企、306位《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榜富豪,被誉为“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贸易与投资机遇更是不言而喻。

沪伦通和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也将为新能源领域带来许多投融资机会。刘小磊表示,当前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下,一些原有依赖传统化石能源的地区也可能形成新能源的发展、新的供给中心和消费中心,而传统化石能源的供给和消费中心也在发生变化。

“因此,我们看到太阳能(光伏)行业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光伏市场成长迅速,带动一大批企业成长。我们也看到新的商品消费驱动引擎,带动多晶硅、工业硅等。此外,新能源中,原有依赖化石能源较强的品种(例如铝),也会从能源替代、生产成本、地理格局、关税壁垒等方面出现变化,重塑行业属性和竞争格局。”

 

绿色能源行情看涨,新能源居高不下

若投资者想进军大宗商品领域,分析师有什么投资建议?伊恩认为,大宗商品的后续展望仍然是正面的,尤其是与绿色能源革命有关的金属,比如铜和锂。

“与此同时,当市场开始将碳成本纳入金属生产,这也衍生出一些新的投资主题,比如回收或废金属采购。而我们预期,铝等碳密集型商品的价格也将上涨。不过,目前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处于多年来的历史高位,因此如果价格向下调整,可对应衰退的全球需求,今年年底时,这些结构性的主题将有更好的切入点。”

刘小磊说:“我们强调的是当前商品市场面临的投资风险和机会并存。风险主要出现在地缘政治、疫情应对等方面,而新的机会也将在未来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连续出现,例如新能源革命带动下的铝、钴、镍、锂、硅等市场。对于单一金属品种而言,我们强调基础行业研究和数据分析,增加中长期供需预测模型的应用,并随时准备调控自身的仓位和投资风险。相对与传统的投研经验而言,新能源相关的大宗商品俨然会成为下一个关注点。”

对于近年非常火的新能源,伊恩表示:“自去年以来,锂、钴和镍等新能源金属的看涨情况过热,尽管它们的需求前景备受看好,但在这些高价格的推动下,未来几年供应将大幅增长。由于全球经济目前看来不太乐观,我认为短期风险更大的是价格调整,而不是进一步的价格上涨。”

 

刘小磊,上海有色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大数据部总监

伊恩(Ian Roper),Astris Advisory Japan KK大宗商品策略师

 

 

文 | 钟俊强  

图 | Getty Imag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