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荣耀背后的足球经济学

最全球化的职业体育产业,足球不仅是休闲娱乐,更是一门大生意。

独一无二的球星经济

从繁华大都会到穷乡僻壤,足球都是最多人热爱、最平民的运动,同时也是最有利可图的运动。美国橄榄球和美国职棒在国外几乎没有市场,美国职业篮球联赛的市场以及所创造的收入也远不及足球。事实上,美国大概是全世界唯一对足球不太热衷的国家。

球员即是商品。在自由市场经济的运作下,价高者得。而在球坛上标价最高的,莫过于被公认为最伟大足球员之一的里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

33岁的他,一人足以撼动整个足坛。巴塞罗那自2007年以来,今年第一次四大皆空,没能赢得任何奖牌。梅西在新赛季前放话立意离开效力20年的球队,不仅撼动体育界,也成了全球热议的大事。

根据福布斯统计,巴塞罗那球会支付梅西一年8,000万美元(约5亿4,710万人民币)酬劳,加上他和阿迪达斯(Adidas)10亿(约68,923,980万人民币)的终身合约代言费,还有百事可乐、佳得乐、万事达卡等,全年代言收入高达3, 200万美元(约2亿1,886万人民币)。除此之外,他名下也投资房产和酒店,去年9月更在巴塞罗那开设The Messi Store专门店贩售个人服饰系列。

在足坛因他起波澜之际,梅西宣布将归队继续履行合约。或许如今离开,代价太高——8.28亿美元(约56亿6,310万人民币)的违约金。

无论如何,巴塞罗那预计在新球季支付梅西9,200万美元(约6亿2,924万人民币),其中三分之一是依据表现而颁发的奖金。但明年当他可自由转会时,必定又会掀起球会争夺战。

不过论球坛上吸金第一名的球员,不是梅西,而是他的宿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昵称“C罗”)。

在福布斯公布的2 0 2 0年运动员财富排行榜上,C罗排名第二,全年收入1.05亿美元(约7亿1,815万人民币),比排名第三的梅西多了100万美元(约684万人民币)。若不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足球赛事全面停顿3个月,C罗自愿减薪30%,他今年的收入本应超越位居榜首的网球名将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

35岁的C罗是历史上第一位总收入突破10亿美元(约68亿3,980万人民币)的集体项目运动员,更是足坛第一人。

2018年减薪加入意大利尤文图斯队,签下每年6,400万(约4亿3,774万人民币)为期4年的合约。当时消息一传出时,球会股票立即狂升15%,签约之后球衣更在一天内卖出52,000件,总值6,000万美元(约4亿927万人民币)。预计他为球队共增加3.54亿美元(约24亿1,330万人民币)的市场价值。

其他四分之一的收入则来自与Nike签署10亿美元(约68亿3,980万人民币)的终身合约、推出个人品牌CR7的内裤、香水、鞋子、牛仔服饰等、拥有个人的博物馆也经营酒店和健身中心,以及手上的代言品牌如:Altice、DA ZN、Herbalife、MTG、Unilever。

纵使退役,他仍将是最有号召力的巨星。

毕竟他是全球社交媒体上最受关注的运动员,Instagram粉丝在今年1月超过2亿,包括脸书、推特和Instagram的社交媒体平台粉丝人数就超过4.43亿人。根据Buzz Bingo网站的数据,C罗每个帖文平均赚取117万美元(约798万人民币),单靠在Instagram发布赞助内容,一年的收益可达5,030万美元(约3亿4,400万人民币),高居运动员之冠。

 

是热爱至上抑或利润为先

不再是单纯的社区活动,足球职业联赛如今是由一群超富的球员,其背后有着亿万富豪、大企业的支持下,于富丽堂皇的体育馆挥洒着汗水的超吸金竞赛。

球赛门票收入已不是球会的主要金钱来源。

球会收入主要有三大来源:比赛日收入(门票及周边商品)、电视转播收入、商业收入(赞助商、产品销售、球场旅游等)。对于球迷遍布世界各地的大球会而言,传统的比赛日收入仅占整体收入的一小部分。

英国托特纳姆热刺足球俱乐部(Tottenham Hotspur F.C.)便花了4年的时间与10亿英镑(约89亿294万人民币),建造被誉为世上最现代化球场之一的全新体育场。硬体固然重要,但一支球队的成功,关键取决于球队胜负。职业足球联赛是全世界最残酷的比赛,球迷热情却也毫不留情。

因此球会绝大部分资金都用在顶尖球员的转会费上。

欧洲足球协会实施了“财政公平竞争”(Financial Fair Play),也就是说足协必须根据收入情况安排支出,以防止球会为了争取胜利而陷入财务困境,却也因此使得足球豪门继续垄断市场、小球会苦无突围的机会。根据欧洲足协财政调查,63%的欧洲球会正面临营运亏损。

欧洲球会有三种经营制度:有限股份制、主席雇佣制还有纯粹会员制。英国球员一般都采用有限股份制,即把球会公司化并以最大限度地扩大经营。1995年被美国格雷泽家族(the Glazers)以10亿美元(约68亿3,980万人民币)收购的曼彻斯特联队(Manchester United)就是其中最成功的吸金机器之一。球队目前的市场价值高达32.5亿美元(约289亿3,352万人民币)。而英超第一支落入外国投资商手上的其实是切尔西(Chelsea)。俄罗斯大亨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在2003年以1.84亿美元(约12亿5,817万人民币)买下球会,并在这17年间一掷千金网罗世界顶尖领队与球星,才让切尔西脱胎换骨成为英超王者。

但英国以外的一些欧洲一流足球豪门,采用的却是会员制。

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实行全会员制,德国拜仁慕尼黑则有75%由球迷所有,阿迪达斯(Adidas)、奥迪(Audi)和安联(Allianz)各持8.33%股权。

所谓会员大多是球迷,当球会成了公共财产,背后有足球充满热情的群众做后盾并参与决策,利润必定全数投入在捍卫传统并建立起一支坚强的球队,甚至无需顾忌整体经济环境。有人说这种非利润主宰的组织模式才是真正接近体育运动的本质。

 

掌控足球就是掌握世界

全球有权有势者都想争夺足球世界的控制权。拥有球会资产不仅是有利可图的投资,还有更多并非金钱可以衡量的考虑因素,包括提升个人以及企业形象,品牌市场营销等。

足坛的投资资本国际化已成为趋势。除了切尔西和曼联,莱切斯特城(Leicester City)因泰国维猜家族而起死回生,巴黎圣日耳曼(Paris Saint-Germain)则有70%股权在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手中。

阿联酋曼苏尔王子在2 0 0 8 年成功收购曼彻斯特城(Manchester City)之后,球会四次夺得英超冠军,也帮助王子成功改善王室成员的国际形象。今年沙地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欲效仿之,原本准备以3亿英镑(约26亿6,827万人民币)收购纽卡斯尔联(Newcastle United),却迟迟未获英超联赛官方审核因而宣布放弃。

而作为世界新兴经济体的中国,近年也大举进军国际足坛。在2015年到2017年之间,中国投资商投入了25亿美元(约170亿9,700万人民币)资金在世界各地收购球会。

苏宁体育以3.07亿美元(约20亿9,945万人民币)收购意大利的国际米兰(Inter Milan),不但可以在资本运作中实现盈利,也在一夜之间提升在国际间的知名度。

最受亚洲球迷欢迎的英超联赛队伍,当然更是中国投资商的目标。中国复星国际在2016年收购狼队(Wolves),莱茵达控股集团则在2017年收购英超球会南安普顿(Southampton)的80%股份。但原本拥有阿斯顿维拉(Aston Villa)的联合睿康集团已在去年8月出让股份。

有分析师认为,中国投资商进军足球产业,即有利可图,也符合国家政策。

因为举世皆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热爱足球,习主席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我是足球迷。”,也曾对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表示自己是他的球迷。他在2015年10月接受路透社访问时曾说他对中国足球的最大期待,就是中国足球能跻身世界强队。他也曾表达争取主办世足赛的意愿,而终极目标是在2050年之前赢得世界杯。

世足梦或许看来遥远,但中国在球坛上不会缺席。

2018年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大家的目光焦点除了在场上球员,也绝对无法忽视场边的广告版。除了常见的国际品牌,还看见了5家中国企业品牌显眼的标语。Vivo手机、蒙牛、万达集团、海信电器、雅迪电动车,当时共付8.35亿美元(约57亿939万人民币)赞助费,占了世界杯广告收入的35%,即吸引观看世足赛的2.5亿中国观众,更借此在国际上打响企业知名度。

现代足球,既是无上荣耀,更是无限商机。

 

文字:杨丽玲
图片:GETTYIMAG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